富达传媒

原创 打完这三仗,匈奴竟17年不敢再犯,究竟是为何?

汉朝建立以来,北部边境一直遭受着匈奴入侵的困扰。特别是冒顿单于统一匈奴之后,对汉朝的骚扰程度不断加剧。汉高祖刘邦曾亲自率兵攻打,不料被围于白登城七日,险些丧命。为了维护边境安宁,采取了和亲的方式,向匈奴进行妥协,这种方式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匈奴的进攻,但边境上仍然时常会被匈奴烧杀抢掠,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了汉武帝时代。汉武帝上台以后,经过文帝和景帝的励精图治,国家经济、军事实力都有了较大增强,汉武帝便开始筹划对匈奴的反击。

第一仗

元朔二年,匈奴兵又一次大规模进攻汉朝边境地区,死伤百姓无数,大量畜牧被抢走。汉武帝对此忍无可忍,下令卫青为主帅,李息作为他副将,领兵北出云中郡,对匈奴实施反击式的打击。卫青是汉朝最著名的军事将领之一,受汉武帝重托,这次他也未让朝廷失望,率领大军在河套地区将匈奴兵击败,俘虏了匈奴数千余人,河套地区的整片土地重新被汉朝收复回来。卫青的这次战斗,被称为是汉朝与匈奴对决中最重要的一次胜利。紧接着,汉武帝便在刚刚收复的河套地区设置朔方郡,以此作为和北方匈奴作战的桥头堡,并在朔方郡周围建设大量军事设施,并迁徙十万百姓进驻朔方郡。

元狩二年,匈奴人经过一定的休整之后,再次骚扰汉朝边境。汉武帝下令大将军卫青与霍去病为帅,两人分别率领一支人马向北挺进。霍去病总结出匈奴人善齐射,习惯马背上作战的经验,于是下令所有将士带足口粮

第二仗

水草,食宿都在马背上进行,加速前进,一路长驱直入。霍去病从陇西出发,过焉支山,奔袭上千里,歼敌八千余人,斩杀了匈奴军队的两个封王,就连匈奴单于的祭品金质佛像也被霍去病缴获,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元狩二年,匈奴人经过一定的休整之后,再次骚扰汉朝边境。汉武帝下令大将军卫青与霍去病为帅,两人分别率领一支人马向北挺进。霍去病总结出匈奴人善齐射,习惯马背上作战的经验,于是下令所有将士带足口粮

同年夏,霍去病与大将公孙敖出兵北塞,在塞外奔袭两千多里,直至祁连山下,一路歼灭匈奴军士三万多人。从此,匈奴开始分为投降派和顽固派,导致浑邪王斩杀休屠王,率四万多部众投降汉朝。西汉国土面积再次大规模扩大,汉武帝在原来浑邪王的领地上设四个郡,隔绝了匈奴人与羌人的联系,同时也打通了西汉通往西域的门路,为西汉与西方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交流提供了一条通道。

第三仗

元狩四年,匈奴又与汉朝发生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战争。经过周密部署,汉武帝下令卫青、霍去病率领十万骑兵,近一万匹战马背负辎重,十万步兵殿后,分道北征。西路军由卫青统一率领,从定襄向北出发。长途奔袭之后,在漠北地区与冒顿单于遭遇,激战之后,卫青大军完胜,斩杀匈奴兵一万余人。之后,大军又深入到今内蒙古高原杭爱山以南,缴获大量财物和粮草,胜利而归。

东路由霍去病率领的大军更未让汉武帝失望。他从代郡出发,行军两千里,继续实施精锐的进攻,采取速战速决的战略战术,让和他们交战的匈奴兵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纷纷败下阵来。霍去病生擒匈奴屯头王、韩王等三王。一场战役下来,霍去病共歼灭匈奴兵七万余人一直进攻到狼居山脚下。在那里,霍去病代表大汉朝皇帝举行了封禅仪式。

Powered By Theme By 富达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51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