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达传媒

大疫面前,义字当先

义,这么简单的一个字,连小孩子都识得,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真正认识它呢?

哪,“义”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呢?

古文中的“義”,始见于商代甲骨文,上部是“羊”,下部是“我”。

关于“义”的构型和本义,我喜欢这样的解释:

義字,古人把“羊”作为和善的象征。“我”本来是指一只有棱有角,还具有锯齿状的刀刃的兵器,后假借作第一人称的代词,指自己。因而有的学者认为由“羊”和“我”构成的“义”的意思是像羊一样与人为善,一切好事、善事应从“我”做起。于是把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做好事做善事,称做“義”。

面对疫情,我们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他们做到了“义”。他们对另一个人、对一群人、对一个民族做善事、做好事。

为国家大义,钟南山、李兰娟临危受命、力挽狂澜;为公众大义,李文亮、张继先敢说真话仗义直言;为民族大义,成千上万的白衣天使、军人、自愿者、普通民众汇聚点滴之力,共赴国难。大疫面前,他们不顾自己的安危,去救助需要被救助的人,这就是义,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集体,保全国家,这更是一种大义。

但在灾难面前,也有人暴露了人性中最不堪的一面。

疫情爆发后,有人趁机哄抬物价、中饱私囊,一包口罩卖860元。也有人不听劝阻,不戴口罩、到处溜达,和督察人员恶意冲突。甚至还有人故意往门把手、电梯间吐口水。有人把平日里的宠爱倍加的猫狗,狠心从二十几层的高楼上扔下摔死。这些不义之举,让人不齿,让人愤慨。

他们的不义,也许会有一时的快意,但这些不义之为会像病毒一样,最初也许没什么症状,但遇到合适的土壤就会生长,就会侵蚀他们,给社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所以连小孩都认识的这个义字,在如今的疫情面前,更该讲一讲了。因为有时候,一些人的居心叵测,有时候比病毒更可怕。好在这些不义之举会遭人们唾弃,会遭法律制裁。

我本善良,同胞本该被善待,世界本该被善待。相信我们能用大爱用战胜病毒,用大义彰显人性善良之光。

Powered By Theme By 富达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51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