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达传媒

皇帝的艰难认爹路:明朝嘉靖继承皇位后,亲爹就成了叔叔

胡适曾经写过一篇叫做《差不多先生传》,说的从古至今的中国人喜欢讲究一个差不多,做事都不爱扣细节,喜欢当糊涂蛋。但其实差不多只是中国人的一种处事哲学,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只不过饶人的也许是别人,也许是自己。如果真的想认真起来,中国人的认真程度可以说是吹毛求疵到极限,明世宗朱厚熜对此肯定深有体会。

嘉靖帝朱厚熜是明孝宗的侄子,本来可以当个富贵闲人,大明的王爷有着制度的保障,虽然做不了官,理不了政,但是有着官府发钱,甚至可以靠生孩子挣钱,过的日子好不快活。但是历史就是这样,随着明武宗的早逝,朱厚熜就被选定继承皇位了。明朝的皇帝有个问题,就是挺经常生不出孩子的,所以找弟弟或者近亲继承个王位是比较常见的。

但是皇位哪里有那么好坐,朱厚熜想做皇帝之前就要先认一个爹,这就让他很不满了,怎么当个皇帝还要给自己找个新爹?不过想想是自己的伯父,那也就算了。在朱厚熜认爹仪式完成之前,进京典礼也是按照皇子的规格,这就显得很严谨了。

这些礼仪现在看来没啥的,但是在古代讲究可是一套一套的,十分复杂。为什么搞得这么严谨和煞有其事,主要是要跟一些普通百姓区别开来,就像秦始皇造就帝业之后,说朕这个字只能朕用一样。为此还搞了礼部,所以中国礼仪之邦也是历史悠久。但这就让朱厚熜很不舒服了,直接说不进城了。但是这那能行,前头都快到京城了,看着只用皇子的礼仪接自己,觉的有失身份,就说不去了。官员一看到这个小祖宗也是受不了,他要是不去,那前头的戏不就白演了。

这个时候,礼部的官员就开始找理由,说是你这不是皇子进京,而是来朝见太后,好说歹说把小伙子直接哄进皇宫,反正一进北京城,事都好说,谁会放着皇帝的宝座不当呀。

加冕典礼没啥问题,但是当皇帝是件很麻烦的事,各种烦心事就出现,那就是要追尊自己的四个祖先。这很正常的,中国人传统本来就是尊重祖先,更何况是皇帝。

但是问题来了,朱厚熜是给明孝宗当干儿子才得到的皇位,所谓追尊祖先也得是明孝宗,没他爹兴献王啥事,他的爹已经改成了明孝宗,亲爹兴献王成了他的叔父。

这下子让小皇帝可不高兴了,这个爹又不是菜市场的白菜,能乱认吗?本来这也没啥?要是小皇帝将就一下也就得了,或者大臣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个差不多先生,也就你好我也好了。但是这个事情根本没完,小皇帝肯定不肯亲爹不认,认个伯父当爹,这成啥了;但是大明的大臣们也是拱火,你一个湖北来的乡下人想翻天啊,所以直接开口骂、上奏折,直接说皇帝你不能这么玩,让他认清大明谁说的算。

小皇帝朱厚熜一开始可能真以为自己就是大明的扛把子了,说一不二的那种,说自己继位是以祖父明宪宗长孙的名义,不是以孝宗儿子的名义,非要把自己的亲爹封成皇帝,上庙号。大明的官员们就直接开喷,说嘉靖帝朱厚熜你就是从湖北跑上来的小藩王,中了彩票才继承皇位,也就是穿着皇袍的乡下人,怎么敢忤逆皇朝法统?小皇帝一来就想破坏游戏规则,朝廷里的人精们表面上山呼万岁,背地估计把小皇帝一阵嘲讽,大臣们能惯着他?直接上奏折烦死小皇帝,直接顶着不接圣旨。

但是嘉靖帝不是一般的皇帝,是个硬茬。收买了两个想上进的官员,因为他们跳出来支持皇帝,这下子直接跟大明的官僚们吵翻了。大明的官僚们直接跑到大门高呼明孝宗和明宪宗,反正就是要搞得嘉靖帝不得安生,哪里有随便的差不多先生的样子,分明是一群钻牛角尖的人。现在看来是只不过朱家的事,但是大臣们不是这么想的,事关国体怎么能随便呢,这个涉及到宗法制度,也就是继承制的法统。

这些大臣们仗着自己人多且有理,开始跟嘉靖帝闹。嘉靖帝嘛,一个湖北来的乡下藩王,跟这些大臣们没亲没故的,直接派人上去一阵狂殴,直接当场打死16个。好了,大臣们都安静,大家都是出来做生意的,为了一时嘴上舒服,丢了小命不值得。最后嘉靖帝还是做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但是这个后果很明显,就是皇权冲击了官僚体系。

不能公开翻脸的大臣们,开始阳奉阴违,慢慢架空了朱明一朝。大明的官僚系统才是整个国家的基石,而大明的皇帝更像朱明公司里混吃等死、摸鱼为业的员工,所以大明的官员们没事就怼皇帝玩。皇帝还玩不过他,因为这些官员一般是一派一派的,而且能说会道,还不怕死,因为大概率有官僚集团保护。

比如大明万历朝首辅申时行,就常干那种左手帮皇帝写流放罢黜官员甲的诏书,右手写着力保官员甲的奏折,就这样左手推、右手拉,皇帝很难处置一些官员,总不能一个皇帝亲自拿着棍子压着罪官去远方流放或者拿刀亲自杀人吧,还是得依赖这些官僚机构。

所以要是看背景是明代中叶以后的电视剧,总会发现大明的官员总是在皇帝很跳,各种秀存在感,就是因为有着制度保障。所以有些皇帝比较弱势的年份,皇帝可以看见上个月刚因为骂自己被自己赶去南蛮拓荒的小赵,今天又趾高气扬地站在自己面前准备开喷。

面对这些闲着没事找茬的大臣们,很多皇帝是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比如万历帝,直接躲进紫禁城当了二十多年的宅男,官僚们嘴上跟皇帝说,“圣上要勤政爱民”,实际上爽翻天,整个大明还是歌照唱,舞照跳,一点没影响,然后官员就自顾自捞钱,比如《大明王朝1566》的大官员徐阶,就是一个大地主。

到了南明弘光朝,看着大明气数已尽,明朝官员们彻底抛弃了朱姓君王,排着队去清军帐营投降,以至于“国家养士三百年,以身殉国,奈何独一史公!”。

Powered By Theme By 富达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51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