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达传媒

远古神话中记录了一个残忍的习俗,后人不知所以,还将之传为美谈

远古,指的是距今300万年到4000多年,即前21世纪的一段历史时期,涵盖了整个原始社会,也称之为上古时代,传说时代,是人类从蒙昧走向文明的一个时期。

虽然没有文字可考,却有许多与之有关的神话故事,尤其是原始社会后期,三皇五帝到夏朝建立的这段时期内,为后人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更多。

出于神话脱胎于现实的原理,其中有一类神话或多或少都能记录一些当时的习俗,这些习俗,有的还非常残忍,后人却不知所以,还将之传为美谈,好在总有一些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民俗学家等能去伪存真,将之还原出来,才让我们能够了解到,当时的一些故事。

这些神话当中,其中最为典型的,大约就是《史记·周本纪》当中记录的这么一个故事了,曰: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

这段神话,讲的就是周的始祖后稷,也就是弃的故事,大意是,后稷的母亲是有邰氏的女子姜原。姜原是帝喾的第一个配偶。有一天到野外去,看见巨人的脚印,心里很开心,就不小心踩了一下,一踩上去便觉得腹中有什么在动,好像怀了孕一样,十个月后还真的生下个孩子,生下之后觉得很不吉利,便把孩子丢在小巷子里……

这里的核心是,姜原踩了一下巨人的脚印就怀了孕,孩子生下来以后又觉得很不吉利,遂将之丢掉。

“弃”的名字就由此而来,可问题是,姜原为什么要将这个孩子丢掉,真是嫌弃这个孩子不吉利?

对于这个问题,战国时期楚国的屈原也感到很不理解,于是在《楚辞·天问》当中问道:稷惟元子,帝何竺之?投之于冰上,鸟何燠之?

弃是帝喾的长子,却被扔到陋巷、林中、冰上,天帝以及鸟兽等怎么知道他的身世, 还对他特殊照顾,屈原的疑问暂时不用回答,因为其中的核心在于,弃是帝喾的长子,按照后世的传统,长子一般都是要继承帝位的, 可到弃这里就倒了霉,居然一出生就被扔掉。

其实关于类似的现象,弃以前有,战国庄子在《庄子·盗祏》当中说:尧杀长子。弃以后还有,因为有文字记载的缘故,所以还能总结不少。

战国墨子在《墨子·节葬下》当中说:者越之东有輆沐之国者,其长子生则解而食之,谓之宜弟;又《墨子·鲁问》当中有云:楚之南有啖人之国……其国之长子生则解而食之,谓之宜弟。

东汉班固所著的《汉书·元后传》当中也有类似的说法,曰:羌胡尚杀首子以荡胸正世;

南朝范晔编著的《后汉书·南蛮传》当中也说:其西有瞰人国,生首子辄解而食之,谓之宜弟等等。

以上典籍不用解释,归纳下来,相同的习俗都是:弃首子,把第一个孩子处理掉,至于处理的方法,比较多样,有的直接扔掉,如姜原,有的残忍的杀掉。如尧以及《后汉书·南蛮传》当中的瞰人国等,后世还给起个表面光鲜的说法,称之为“清胎”或“宜弟”,对以后的孩子有益。

众所周知 ,在发展过程中,少数比中原地区发展的慢,因此会保留不少远古习俗,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可问题是,他们为什么提倡“弃首子”,为什么非要“清胎”,非要“宜弟”?

对此,隋唐经学家颜师古解释:言妇初来,所生之子,或他姓。

言下之意很简单,新妇生下的第一个孩子,有可能不是亲生的,他们之所以“弃首子”或者“清胎”或者“宜弟”,则是为了保留血统的纯正性。

不要认为颜师古是毫无理由的胡说, 这一点,在有关弃的神话传说中是已经说明了的,弃是怎么生出来的,母亲姜原是帝喾元妃,第一个老婆,可他呢,却不是姜原与帝喾所生,而是姜原踩了一下巨人脚印之后怀的孕。

踩巨人脚印就能怀孕,这无疑是天方夜谭,但其中透露出的信息就是,姜原嫁给帝喾之前,她虽然没有领证,但还是有过事实婚姻的,有过事实婚姻,还能嫁给帝喾,我们不能据此嘲笑帝喾的无知或姜原的无德,事实上,这在当时,是一种较为普遍,而且还是见怪不怪的行为,为什么这么说?

帝喾,三皇五帝之一,约处在原始社会末期,也是新石器晚期,当时,生产力提高,私有财产出现,反映在家庭、婚姻当中的变化是,从早期的群婚制,即大家毫无顾忌交往的时到了相对有点讲究,可以在一定时间段内,固定一个交往对象的对偶婚时代,并且逐步向更加讲究,夏朝以后才成型的单偶婚时代过度。

对偶婚、单偶婚,表面上看差别不大,可能是一个问题的两种说法,但实际上,区别很了不起,主要在于:对偶婚是在一定时间段内,固定一个交往对象,单偶婚呢,不但讲究就是“夫妻之好,终身不离”,还提倡夫妻之间彼此的义务,有了现在“家庭”概念的一些含义。

从对偶婚过度到单偶婚,无疑是文明的一大进步,然而很遗憾的是,远古神话传说中的弃以及许多像弃一样的长子,就出生在这么一个过度的时代。

一方面,父母婚前都比较随意,一方面,又要讲究个婚后彼此之间的义务,而且,私有财产,私有地位也需要一个合理合法的后人继承,而这个后人应该是谁呢?

长子必然不成,谁知道他是谁的孩子,于是呢, 残忍的“弃首子”就这么应运而生,以至于后世,在一些保留远古习俗的少数当中也有反应。

但归根到底,这是愚昧的,野蛮的,需要后世完全抛弃的,但后人不了解远古神话中记录下来的这个习俗,还将之当成美谈,当成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小时候就有的神秘现象而津津乐道的广为流传,实在是有点尴尬啊。

参考文献:《史记》、《 楚辞》、《庄子》、《中国婚姻史》、《中国家庭史》等

Powered By Theme By 富达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51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