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达传媒

首席战神揭秘,这就是你最熟悉也是最陌生的万里长城

延绥镇高家堡北墙正中的真武庙“映北辰”提额。

明朝永乐年间,两千余倭寇乘船登陆辽东金州卫(今大连)海滩袭扰祸乱。辽东总兵刘江闻报后立刻开展部署。一路人马潜烧贼船,断其退路。大部队则潜伏于倭寇必经之地形成包围圈。当倭寇鱼贯钻进口袋时,猛然发现不远处的山头站着一个似人又非人的不明物体。他光着脚丫,披头散发,目光如炬,炯炯如神。正当倭寇犯糊涂的瞬间,这“神”手中突然擎起一面黑色北斗七星大旗。倭寇顿时明白了,七星黑旗,这是明军主力呀!跑吧!但犹如天崩地裂一般,明军火器部队的大炮响了。伏兵四起,倭寇猝不及防死伤无算,残部逃入樱桃园堡内。明军士兵这时围拢在“神”的周围嗷嗷大叫:总兵大人,请命我们入堡杀贼!原来这不明物体正是九边辽东镇总兵刘江本人。刘江扒拉开额前飘散的头发哈哈大笑:“咱们来玩玩儿欲擒故纵吧。三面围城,只许西门洞开!”此战结果是,急于逃走的倭寇在西门外被斩首千级,余者悉数被擒。登陆的这两千余名匪徒没有一人一船逃回岛国。这场战斗,被史书称之为“望海堪大捷”,辽东方面从此再也没有倭寇祸乱。总兵刘江玩儿的Cosplay可不是一时兴起,本事归本事,这一切都是做给永乐大帝看的。他知道,今上就好这个。

大同镇右卫宝宁寺明代水陆画中的真武大帝

朱元璋死后,分封在北平的燕王朱棣欲夺侄儿建文帝的江山。他屡次问姚广孝起兵的吉日,姚却总说不行。到了起兵前一天,姚广孝说:“明日午时有天兵助战,可以啦。”燕王问:“助者是谁?” 姚只说:“我的老师。”当朱棣起兵祭旗时,忽见空中旌旗蔽天战甲无数,一位披着头发光着脚丫的大神处于其中。燕王问:敢问何神?答:我是北方神将玄武!朱棣闻言马上披散开头发,放下手中宝剑向空中叩拜。真是皇权天授,舍我其谁!

山西省博馆藏明代玄武大帝木像

永乐君臣顶礼膜拜的玄武大帝起源于商代“四灵”,也称“四像”信仰。所谓“四象” :龙、虎、雀和龟蛇,本是春天黄昏时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星空形象化、意象化的叫法。其中北方星空形状像龟蛇,龟为玄,蛇为武,所以就以玄武命名。春秋时期,“四象”与“二十八星宿”结合,东南西北四方天空各领七个星宿或划分为七个星座,北方玄武的标志就是中国人最熟悉的北斗七星。同时,星象家还为每个方位配上独特的颜色加以识别,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就是从此而来。古人一致认为:星宿运行都有神灵主持,或者说它们本身就是神,这些都是古人相当朴素的天体星宿崇拜。东汉晚期,道教建把“四灵”纳入神仙谱系,但其中只有玄武由龟蛇缠绕的动物形象转变为气宇轩昂的玄武大帝。他与道教谱系中其它神仙:西王母、伏羲、嫦娥、太白金星等一样,经历了从动物(植物)形到人形、从意象化到人格化的演变过程。这种转变是从崇尚道教的宋代启动的。

玄武瓦当拓片

北方疆土,一直是隐藏在宋朝心底那个说不出的痛。宋朝皇室一直把玄武作为北方的保护神加以供奉,宋真宗封为:真武灵应真君;宋钦宗再上:佑圣助顺真武灵应真君。很明显,玄武这个封号已悄然被“真武”代替。到了元朝,来自北方的蒙古人在道教中找到了兴奋点,守护北方的真武不正是自家的创业保护神吗?忽必烈在建元大都时将真武正式纳入官方祭祀,元成宗又加封为“元圣仁威玄天上帝”,真武神格骤升。从此,人们习惯于称真武庙为上帝庙。

大同镇大辛庄古堡。大树背后墩台上的真武庙

尽管蒙古人做庄中国时间很短,但道教在此期间非常炽热。全真派丘处机不远万里西行至中亚觐见成吉思汗,以至于今天都有人认为《西游记》的作者就是邱神仙。他的弟子在山西芮城创建了永乐宫。其中三清殿壁画《朝元图》以空前绝后的技法为世人呈现了最为壮观的道教神仙谱。其中真武的人格化形象格外与众不同,他神态英武端庄,面满耳圆、身形灵动。头上无冠,披发黑衣,右手持剑,脸部朝向与众神截然相反。道教对真武的定位是,他是北极紫微大帝的四大护法之一,主要职能是统领北方,执掌人间战争兵戎、水神、司人寿命、阴阳交合、统摄三界伏妖荡魔。而所谓紫微大帝,正是北斗七星,其地位仅次于玉皇大帝。道教认为北极星是永远不动的星,位于上天最中央,最高处,最尊贵,是“众星之主”。那里是天界的帝王居所。拱卫他的护法自然都是全能型全天候战神。值得一题的是:真武大帝最为著名的战友,居然是天蓬元帅二师兄。

大同镇左云川卫三台子驿站墩台上的真武庙

道教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神仙系统和功能恐怕是大多数信众也一时难以说清。但在人间,这些事情必须掰扯得清清楚楚,最好是明明白白的呈现出来才有意义。燕王朱棣在“靖难之役”中始终声称得到真武襄助,到处宣扬“真武助燕王”的神话。夺取天下后,永乐帝更是马不停蹄的落实“天子守国门”迁都北京的治国战略。在北京,与天界紫微大帝相对应的大明皇宫被命名为紫禁城。在它竣工时,又在京师城北地安门外兴建大真武庙,并亲自撰写《御制真武庙碑》,强调真武大帝对于自己夺得帝位的佑护,极尽歌颂赞美。这处专祀真武的皇家道场,是京师所祭九庙之首。每年三月初三日、九月初九日,由太常寺派遣官员致祭,香火极盛。于此同时,永乐帝敕命大修真武大帝得道之处武当山,前后历时14年,耗费数百万,立真武大像于山巅,上尊号为“北极镇天真武玄天上帝”,并赐武当山为“大岳太和山”。再选道士二百人,首领六人封为正六品,佃田二百七十七顷以供洒扫驱使。有秘史披露,武当山顶真武神像的模样,正是永乐大帝本人。“真武神,永乐像”的民谣并非空穴来风。永乐帝是否隐隐暗示自己是真武大帝的“分身转世”?这谜底恐怕只有朱棣自己最清楚。但“天子守国门”,如北方战神一般“永靖”沙漠朱棣确实做到了。在帝国北部边疆,永乐皇帝攻守兼备。一方面将父皇朱元璋开创的洪武长城防线后退至能够长期固守的地带,确立了长城防线上的九边重镇。另一方面则五次亲率大军越过长城北伐蒙元残余,最后竟然驾崩在远征的路上。朱棣用一生演绎了皇权天授的内容,并亲自向历史和他的臣民演示了他所崇奉的战神应有的形象。这可能是中国封建时代气魄和场面最为恢弘的一次Cosplay演出。

大同镇宁虏堡北墙上的真武庙

亲身示范,上行下效,真武信仰被真正引爆了。在漫长的长城九边,几乎所有镇城、卫城、所城、堡城、驿站、甚至是烽火台等军用设施,以及附近较大村寨均建有规模不等的真武庙。他是战神,是国家,是长城,这就是紫禁城中的大明天子。每年三月初三,守土官兵都要前往真武庙致祭,行三献九拜礼。经过持续的培育传承,真武信仰成为有明一代最显赫的国家意志和九边军民最重要的信仰。真武大帝也成为长城的专门守护神。文物工作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调查了河北与山西交界处的348个村庄,这里曾是九边大同镇和宣府镇的辖区。其中发现真武庙遗存的村庄有169个。山西大同140个村庄也有52座真武庙,河北张家口万全县93个村庄,57座真武庙;宣化县115个村庄,43座真武庙。另有17座真武庙建在宣化县城中。粗略算来,约两个村庄就有一座真武庙。有明人在笔记中感慨:在长城这边如随便问人,什么周公孔夫子,恐怕未必知道。但你要问谁是真武上帝,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延绥镇神木营二郎山真武庙中的真武大帝

在长城,快速识别真武大帝所在只有一个窍门:无论城池有多大,无论是大庙、神龛、还是牌位,真武永在正北最高处,正中央。

元代永乐宫壁画《朝元图》上的真武大帝

Powered By Theme By 富达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51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