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达传媒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是谁写下的这千古名句?

这是一首诗的后半部。全诗为:留人不留人,不留人也去。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这诗到底是谁写的呢?这诗为南陈后主陈叔宝所作。而他写这句诗的背景是,由于他另有新欢,冷落了皇后沈婺华,两人长年难得同寝,使得沈婺华心生怨恨。一次,他去沈婺华处看望这位名义上的皇后时,没坐多久,便要离去,而沈婺华反应冷漠,任他走人。他感到很失落,便写下此诗相赠,以泄心中不快。

当然,当时真实的情况,还不能怨这位皇后对他的态度不好,因为起因全在于他很久了没把这位皇后放在心上。沈婺华乃大家闺秀豪门之女,颇知礼法,对他陈叔宝从未做出过不当之举,倒是他陈叔宝此时沉迷于张贵妃、龚贵嫔、孔贵嫔及王、李二美人,终日与这些女人形影不离,在一直伤害着这位名正言顺的皇后。那一时期,他陈叔宝可谓心也不在朝政上了,终日与这些女人,加上一些文人墨客赋诗谈曲,完全把皇后沈婺华冷落到了一边。

这句诗流传开来之后,褒贬不一。但让人们意外的是,它很快成了人们自信自强的励志之声。人们往往在得不到应得的重视和待遇时,以此句诗激励自己,换个地方去施展自己的能力和才华。有的时候,有人也以此诗句用于失落或失意时自我安慰。

但不管怎么说,这句诗已进入了史册,并流传到了今日。我们不是常常会听到有的员工恨恨地公开或暗下里对他的老板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吗?那就是从这句诗演化出来的。

说到这里,也就很自然地要牵扯出其作者陈叔宝了。

陈叔宝,生于公元553年,死于公元604年,公元583年即陈霸先创立的南陈皇帝位。他即位之前,曾遭到过也想当皇帝的二弟陈叔陵的行刺,后颈处挨了一刀。他即位后,由于刀伤未愈,朝政交予柳太后和四弟陈叔坚掌控。他每日只是饮酒作诗,消磨时辰。

对于他,后代人大都予以鄙视。他死后的谥号,即是:炀。炀,是什么意思?炀,在本意上,是金属熔化的意思,但在古代谥法中,它却是去礼远众的意思,是充斥着贬意的。

给陈叔宝以这个字做为他的谥号,又不光是因为他去礼远众,不理朝政,光想着自己休养玩乐,还在于南陈大好的江山断送在他的手上。

公元589年春正月乙丑朔日,陈叔宝朝会群臣,而他本人从头天夜里一直睡到这天将近天黑才起床,让那些文武大臣们于宫门外面足足等了一天。就是在这一天,进攻南陈的隋军渡过了长江。等隋军进了朱雀门,他更是六神无主,慌不择路地要往一口井里跳。当时,身边的人以为他要自杀,掌管宫内事务的后阁舍人夏侯公韵用身体挡住井口,不让他跳。但他最后还是跳了下去。等隋军要往这井里扔石头时,人们才发现,他并不是去死,而是那井里早躲藏着张贵妃和孔贵嫔,他是要和她们还厮守在一起。这事成了历史性的笑料。

但陈叔宝又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样一无是处,只不过他不适合于做政治家罢了,只不过他不该当那看似高高在上的皇帝罢了。他不善于玩弄权术,不善于翻云覆雨,没有曹操的心黑,没有刘备的脸厚。如果就因为他在后宫养了多少个女人,宠幸了什么什么女人,就把他定论为荒淫无道,那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可以列入到其间了,他们养的女人不比这位陈后主少,他们宠幸的女人后来闹得天下乌烟瘴气的更是大有人在。

他是亡国之君,这一点,历史没有委屈他。但要从文学的角度看,他却又是一位不失优秀的诗人。这不仅在于他写过本文开头处列出的那首诗,在中国文学史上,也有他这一号。

是的,在中国文学史上有他这一号。他和南唐的李煜可谓是一宇双星。李煜留下了小楼昨夜又东风,一江春水向东流这类千古名句,他留下了上述那首诗。

试问:能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大名的有几人?他的才华在那个时代是超群的。就是今天而言,我们沉浸于他所营造出的诗的意境中,仍会深感其美妙,我们仍会自叹不如。我们当中恐怕还没有哪位能创造出那么好的诗!

自然是,他不止是留下了上述那首诗,他还给我们这些后人留下了更多的好作品。

比如: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比如: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比如:春砌落芳梅,飘零上凤台。拂妆疑粉散,逐溜似萍开。

比如:映日花光动,迎风香气来。佳人早插髻,试立且裴徊。

你能创作出这样的好诗句吗?我是不能。

我只能说,他不做那个皇帝该多好,他不做那个皇帝,就不会站到风口浪尖上,就不会引来那么多邪恶之徒算计他愚弄他颠覆他想治他于死地而后快,他也不至于为躲避战乱,抱着自己爱的女人藏入到什么深井里面去,也不至于时到今日,还有这么多人骂他荒唐。他若就是一个普通百姓,时常与自己爱的女人一起,信步于天地之间,那该是多么的美好啊!而陪伴他这样一位有才华的男人,女人也会深感幸福的。张丽华不感到幸福吗?袁昭仪、何婕妤、江修容等等受到过他宠爱的女人不感到幸福吗?她们有他这么一位男人,肯定是深感幸福的。因为他不仅对她们关爱倍至,还会写诗赞美她们,让她们能享受到别的女人享受不到的纯纯的艺术之美。可他是皇帝。他这个皇帝不但没能给自己带来几年尽享荣华的日子,还给自己爱的女人带来了灾祸。陈叔宝被抓后,惶恐不安,满脸流汗,两条腿直发抖,一再向隋将贺若弼跪拜。而张丽华则被隋将高颍在清溪这个地方一刀砍下了脑袋,下手时,他还说了句:昔日姜太公蒙面斩了商纣王的宠姬妲己,当今岂可留下这个女人。

他陈叔宝若不当那个皇帝,何至如此?

他若是一般的老百姓,平安地成天不用去想那些朝里朝外的乱七八糟的事,和张丽华等女人过随意的日子过开心的日子,那真的是该有多好!可惜他生在帝王家,可惜他做了皇帝。皇帝看似至高无上,那并不是什么美差!那得成天提心吊胆,成天怕别人篡位。历史上有几个皇帝长寿?不能长寿,就是因为压力过大,高处不胜寒。他若不当那个狗屁皇帝,就做个李白似的自由自在的诗人,我想他留下的好诗不会少于李白的,他有那那方面的才华。

因此,我说,后人没必要人云亦云,别人说他荒唐,你也说他荒唐;别人说他无道,你也说他无道。即使他做了几件荒唐的事,我们又有什么不可原谅的呢?就喜欢女人这件事,天底下哪个男人不喜欢女人?如果男人不喜欢女人,这人类社会还会延续到今天吗?不会的。不要把男人一喜欢女人就说成是荒唐。评价一个人,还是全面点好。就我们自己,就能保证一生中不会干出任何一件荒唐的事吗?

知道了这一点,我们就会说,陈后主不能称得上是一个好皇帝,但他并没有荒唐到自己连自己是个男人都不知道。他给我们留下的好诗,足以让我们品味一生。

Powered By Theme By 富达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5111号